通讯:疫情下,留守在剑桥的中国学子们

  中新网北京5月22日电 题:疫情下,留守剑桥的中国学子们

  作者 刘旭 许通 周彦芸

  2020年伊始,一场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远在他乡的大批中国留学生陷入了选择回国还是留守的两难局面。3月20日,英国剑桥大学各书院和系封闭,并告知全体师生:全体学生不论本科生、研究生,若无特殊情况即当速速离校。在剑桥的中国留学生中,有幸运儿订到回国机票,留下一份份消过毒的物资后匆匆告别,也有学生选择“坚守阵地”,在异国他乡携手战“疫”。

疫情下的剑桥校园。 许通 摄

疫情下的剑桥校园。 许通 摄

  9张机票背后,回国的纠结与不易

  “从一月初国内疫情刚刚爆发开始,我就一直在关注着形势的变化,也试图向外国老师和同学介绍中国人为控制疫情所作的努力。”剑桥留学生小靖告诉笔者,他很早就订好了3月12日回国的机票,但因为疫情的原因被取消了,随后他又尝试过荷兰航空经赫尔辛基转飞香港、伦敦前往吉隆坡再转飞回国、埃塞俄比亚航空经亚的斯亚贝巴转机回广州、俄罗斯航空经莫斯科转机回国等多个方案的回国路线,最终都因航班取消或途经国禁航而未能成行。最后,报废了9张机票的小靖,还是没能成功回国。

疫情下的剑桥校园。 许通 摄

疫情下的剑桥校园。 许通 摄

  “至此,我已经彻底放弃了短期内回国的计划,做好了从游击战转到大逃亡再转回持久战阵地战的准备。”小靖介绍他留守剑桥的生活说,确定留守之后,他反而安顿了下来,开始重新囤货、买药、制定生活的计划,每天下午出门放风并且锻炼一个小时,精心计算怎样一次买最多的可长期保存的食物并营养均衡地来消耗它们,还录了VLOG讲述回国的经历,甚至成为了防疫健康码打卡群的群主……“其实留在剑桥安心度过几个月时光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做好防护,保持心情,积极锻炼,相信这一切都会过去。”

  疫情下的“最佳方案”

  对于博士生小风来说,他留守剑桥的原因是出于理性选择:“首先,我认为作为一个年轻人,如果防护得当,被感染后转为重症的可能性较低。如果我是携带者,这个时候回国反而有可能传染给家里面风险更大的年长者”。小风说,“其次,剑桥是个人口密度比较低的城市,特别是假期当大部分学生都走了,病毒的传播受到限制,城市相对安全。而我在回国路途中,机场和飞机上要接触很多人,在那种环境中感染的可能性更大。最后,作为一个需要做实验的博士生,我需要在疫情结束后尽早返回实验室学习。”

  留守博后刘梦则表示,留守剑桥对她来说是个比较自然的决定。“我住在西剑桥,人流量小,我又单独居住,只要出门注意一些,并没有什么问题。回国对我来说最大的诱惑,是能多几个月的时间陪伴家人,可我四月有一些重要的课题,想想自己每次回国懒散的状态,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疫情在全世界肆虐的速度几乎超过了每个人的想象,也时时刻刻牵动着亲人朋友的心。我想我应该是幸运的,疫情爆发后,并没有感受到他人的歧视或攻击,也没有因此增加自己的焦虑和困惑。”刘梦说,“有爱护我的家人,关心我的朋友,还有强大的祖国。我能做的大概只有好好保护自己,尽力帮助身边的人,好好利用这段特殊的时光。”

  “有温情处即故乡”

  剑桥中国学联抗疫社区队长之一的修斯则是以全新的身份留守在剑桥。平时就在剑桥中国学联供职的修斯介绍说,学联在短短几天就建立起涵盖整个剑桥华人学生学者的组织架构,以地理位置划分十个大区,每个大区下再设社区小队,各小队有队长队副,透过微信群的形式负责报告本区人员的情况;各队队员也积极配合,剑桥华人学生学者间对抗疫情的联络网很快就井然有序建立起来。

  修斯介绍说,他所负责的辖区情况比较复杂,先是有同学担心和同宿舍的多人共用厨房、厕所可能会造成交叉感染,后续又有出现因为共用厨房有人染病而被居家隔离的情况。修斯介绍说,对于留守学生来说,身体的挑战是一方面,另一面则是精神上的挑战。封城前,剑桥的社群生活非常多姿多彩,而封城后则是天壤之别。他自己也经历过从第一周的无感、第二周的焦躁、第三周的苦闷直至第四周的适应的过程。

上一篇:华媒看两会:特别的两会具有特别的意义 中国前
下一篇:黎巴嫩宣布继续延长总动员令 中使馆提醒公民注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